麻豆传媒的模特

麻豆传媒的模特

皮尔跟着前来传讯的护卫急匆匆入宫。

临走之前,他给照顾索菲娅起居的侍女和侍卫下了死命令,务必让这位闹别扭的大小姐将厨房开出的当天最低限度营养摄取餐食吃完,哪怕剩下一点,也要军法处置。

颁布这项指令的时候,皮尔故意拉长了嗓门,相信屋内的索菲娅肯定也听的一清二楚。

以她的性格,多半不会忍心看着这些并无犯错的身边人因为自己受罚。

就连带路的侍卫都忍不住轻叹一句:“不愧是将军大人,这手声东击西的策略使得真是炉火纯青,把郡主唬的一愣一愣的。”

皮尔笑踢了他一脚:“你是莱因哈特手下的护卫吧?等回去我就告诉他,你小子背地里骂郡主蠢。”

侍卫立马哭丧着脸,装模作样的扇了自己两耳光,苦哈哈道:“您大人有大量,权当小的放了个屁。”

能够接触讨伐队事宜,这名护卫的职位自然不低,皮尔也只是乐得开句玩笑。

“下午时候才见过,她怎么突然又召我进宫?”

皮尔托着下巴,不紧不慢的朝前走着,自言自语道:“拜迪的讨伐队应该都安置妥当……莫非又有哪股势力加入?”

听侍卫先前的口气,似乎被传召的不止他一人,忙于盖亚部署的莱因哈特,正在处理剑术学院重建工作的约翰,以及最近准备开设魔法学社的多拉贡都收到了传令。

“来之前有什么人入宫吗?”皮尔问道。

猫一样的女子

“小的只是负责殿前护卫,就算真有什么大人物到场,也轮不到小的保驾护航……要说有什么动静的话……”

侍卫思考起来,半晌过去,似乎想到什么,一拍手:“对了,傍晚时分,分队换班之际,小的似乎见到利威利大人带着一个法师模样的人进入宫中,不过也就是一晃功夫,没有看的太分明。”

“法师?男的女的?”皮尔有些好奇。

侍卫摇摇头:“那人身罩在法袍里,连身段都看不清。”

皮尔心中有些疑惑,利威利这位泰勒的贴身护卫,虽然本身职位不高,但地位却摆在那里,能让他出宫亲自接见,难道是哪位魔法大师拜上门来?

不会是迟小厉又整了什么幺蛾子吧?

想到一天前,迟小厉临行时说过要去拉援兵,皮尔就越发笃定这种猜测了。

等到进了宫,这份笃定却又变成一抹惊疑——

那个穿着法袍的神秘人,是个女人。

而且是个倾国倾城、红颜祸水级别的女人。

看着微笑着向这边点头致意的黑暗精灵,皮尔只是愣了片刻,便从容一揖:“东军守将,现任皇宫卫队队长,皮尔。”

“早就听闻‘龙骑士’大名了,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相隔老远便感受到将军大人器宇不凡的威势。”

朵蕾丝轻挑嘴唇,脸上旋出一抹熏红的酒窝,捏起裙角微微侧身,行了一个黑暗精灵族特有的见面礼:“原木藤部落战斗总长,朵蕾丝。”

皮尔顿时肃然起敬:“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木藤特战队队长,久仰久仰。”

泰勒冲皮尔摆摆手,笑道:“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就别这么客套了。皮尔,朵蕾丝小姐是迟先生拉来的强援,此次前来,是拟定讨伐队相关事宜。”

皮尔点点头,这倒是与他来之前的猜测相符。

没过多久,莱因哈特三人的身影也出现在大殿门口。

一番介绍后,几人入座,泰勒让侍卫将大门关上,才算是正是开始。

虽然双方之前没有任何交集,不过有迟小厉这么一个中间人穿针引线,就可以免去许多不必要的试探,大家可以开诚布公的谈判。

迟小厉之前画的大饼,更多是以道义与未来发展趋势作为诱饵,虽然也很诱人,但缺乏具体的利益。

朵蕾丝退隐这么多年,自然不可能仅凭一两句话就舍生忘死,尤其还要背负那些旧友族人的安危,所以此次前来,就是想和泰勒具体商定相关的合作分工,以及最终的利益分配。

黑暗精灵近些年境况转好,但随着魔族骚扰的增加,仍是有些四面背敌的尴尬处境。

因而朵蕾丝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族人谋求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不仅加强贸易与经济上的往来,在必要时候,双方还可以结成同盟,共同对敌。

这样哪怕她们这些人死在渊域下,和现今大陆数量最多的人族同盟合作,也能为族人今后的发展留有余地。

至于万一讨伐成功,渊域这块蛋糕的分配问题,朵蕾丝倒是没有多在意,之前她已经通过黑暗精灵的秘密途径与几位现任高职的旧友联系过,互相交换意见后,还是决定以眼下的利益为重。

当然,除了利益部分,朵蕾丝也是想要打探一下讨伐队现在需要的成员构成。

已经联系好的旧部,大多都表示愿意跟随进入渊域,不过朵蕾丝还是想留下一部分人,一来讨伐队人数众多,在某些方面的人才或许已经溢出,不需要画蛇添足,二来也算是居安思危,在这段离开时间内,防止其他别有用心之人侵略。

哪怕这次谈妥,泰勒答应合作与共,可一旦出现紧急情况,远水解不了近渴,求人还不如求己。

因为事先迟小厉已经将泰勒和利亚众将的为人说的很清楚,所以朵蕾丝没有任何藏捏,包括想要留下一部分人的私心,部开诚布公的说了出来,最后更是直言,木藤部落援助的多寡,最终取决于利益分配的决定。

约翰稍微侧侧身,小声对莱因哈特说道:“本来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我还有几分怀疑她的身份,不过看这说起话来雷厉风行的样子,倒确实是有战斗总长的风采啊。”

莱因哈特轻笑道:“在为人处世方面,你可比这位朵蕾丝小姐差多了。”

其实莱因哈特想再加一句“包括样貌”,不过考虑到个人安危,还是明智的选择了缄口。

上次调侃这位未婚妻身材,最后跪了半天搓衣板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莱因哈特可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朵蕾丝提的种种条件几乎恰到好处,既在泰勒可以接受的范围,又最大程度为黑暗精灵部落谋取利益,让人忍不住感叹朵蕾丝对谈判分寸的把握。

泰勒本想直接答应下来,不过转而一想,还是要和其他两个同盟国商定一番,便回道:“关于先前所提条件,利亚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不过我不能代表库曼和拜迪的人,明天上午我会约你们见面,到时候再具体详谈不过以我对两方的了解,这件事几乎算作板上钉钉了。”

“那就有劳了。”

听了泰勒的保证,朵蕾丝也松一口气,觉得时候不早,便珊珊起身,对泰勒和其他三人施了一礼:“晚夜突然登门拜访实在抱歉,就不耽误各位更多时间了。”

“我已经着人为朵蕾丝小姐备好寝室。”

“多谢殿下美意,不过一会儿我准备去见几个熟人,还得劳烦殿下派人带路。”

半个祈时后。

“大姐!你怎么来了!”

正在桌案上奋笔疾书的芙蕾雅感觉光线一黯,抬起头,才看到一张熟悉的脸,顿时喜出望外,将笔一扔,径直扑到女人身上。

如果放在以前,这种见面芙蕾雅多半会以“阿姨”之类的称呼调侃,不过许久没见,就干脆省去这些小插曲了。

“听小厉说你现在长本事了?”

抱了一会儿,朵蕾丝将小姑娘放下,轻轻捋了下她的鼻子,又高兴又气道:“你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还敢掺和渊域的事情?知不知道曾经但凡进入渊域的讨伐队,都以军覆没告终?”

芙蕾雅丝毫没有惹祸精的自觉,俏皮的眨眨眼:“所以你是来保护我的吗?”

“哼,谁管你。”

嘴上这么说着,朵蕾丝眼中却满是溺爱。

芙蕾雅朝她身后望了几眼,朵蕾丝奇怪道:“你在看什么?”

“迟笨蛋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不用多说,芙蕾雅眼珠一转,便知道朵蕾丝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迟笨蛋应该是回森林叫大伙一起来吧?冈本大叔呢?还有老巫——大巫婆婆呢?”

“他们晚些时间再来。”

朵蕾丝说着,听到院里响起脚步声,回头看去,正好与莉莉的目光对接到一起。

“你怎么来了?”

莉莉一脸欣喜的问出了和芙蕾雅相同的问题,不过随即就摆出一副恍然的样子:“肯定是小厉回森林把你们拉来了……我就知道,他说去拉外援,肯定少不了你们。”

朵蕾丝笑着点头,又朝屋子里望了望:“既然你都在这里,另一个小丫头呢?”

“奥丽莎最近比较嗜睡,在御膳房旁边的一座寝宫睡觉,有依依看着她。”

见朵蕾丝一副疑惑的眼神,莉莉一拍脑袋,将依依的来历简单介绍了一番,同时还有奥丽莎从冰原森林回来后的一系列变化。

在听到幼女竟然将那个时空的混血精灵魔法部吞噬时,朵蕾丝面上现出了几丝紧张的情绪,“迟小厉后来认真检查过没有?就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不会又敷衍了事吧?”

“在奥丽莎身上,小厉还是很上心的,没问题。”

莉莉回了个笃定的笑容,朵蕾丝这才放心下来。

“对了,小厉没和你一起回来?”

“他还在森林,帮一个剑士铸剑。”

见莉莉一副惊奇的表情,朵蕾丝笑着将那个邋遢剑士的事情说了一遍。

莉莉听完,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需要冈本冈门两人合力,还要小厉解析剑路……那把剑……不,那个剑士是谁?”

“欧尔迈。”

听到这个名字,莉莉心中的疑惑瞬间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惊讶。

“就是那个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探险者协会’第一位?”

莉莉挑了挑眉毛,面上仍是有些难以置信:“他怎么会突然和神使交上手……而且能将这种顶级秘剑蚀穿的魔法又是什么?”

朵蕾丝摇摇头,“这恐怕得你家那位来揭晓了。”

莉莉下意识点点头,随即身子一震,脸“刷”的一下涨红起来,指着朵蕾丝结结巴巴道:“你你你说说什么……”

实在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莉莉干脆直接扑过去,和朵蕾丝在沙发上打闹起来。

“无聊的大人。”

芙蕾雅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提笔重新勾勾画画,不去管两人那边的动静。

“让你乱说——看招!”

“哈哈哎呀呀——你还是这么好戏弄呢~”

“还敢说!”

“咦、有破绽!”

“呀——”

两人的打闹,最终以莉莉捂着腹部面红耳赤地趴在沙发上告终。

朵蕾丝以胜利者姿态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心情愉悦的品茗着利亚皇室专供的花茶。

“解析完剑路,小厉应该会损耗不少魔力,现在有哪个可靠的人陪在他身边吗?”

理了理凌乱的头发,莉莉总算恢复正常的神态,从沙发上站起来,眼中有些担忧。

“没事,只要他还呆在森林,有加兹的魔导武器,寻常高手都不是威胁。”

朵蕾丝轻抿一口,笑道:“而且别忘了,就算暂时没了剑,欧尔迈也是货真价实的‘探险者协会’头牌,既然小厉愿意帮他,就证明这人值得信赖,有他保护也足够了。”

“那万一在修正完毕之前,他离开森林呢?”

莉莉眼中还是有些担忧,在中间走来走去,像是给自己信心般安慰道:“应该不会……除了林子里的大家伙,短时间内应该也找不到其他外援了……”

原本只是无心的一句话,莉莉抬起头,却见到朵蕾丝拿茶杯的手突然顿在半空,脸上的表情莫名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

“没……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以前的一些事。”

犹豫片刻,朵蕾丝放下茶杯,轻叹一口气:“其实在你来森林之前,除了我们几个之外,有一个‘邻居’刚搬走不久。经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迟小厉……有可能去找‘他’了。”

看着朵蕾丝眼中闪烁的光芒,莉莉心中突然生出些许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