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app无线播放

丝瓜app无线播放

“小厉?”

十几秒的沉默过后,终于有人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莉莉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从索菲娅身旁站起来,看着门旁这个“不速之客”,清澈的瞳孔中露出一丝不解:“你……你之前去哪了?”

直到这句话,在场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这个黑白发的青年,不就是迟小厉嘛!

与此同时,一些原本隐约有些模糊的记忆,毫无异样的出现在所有人脑海中。

芙蕾雅连嘴里嚼着的果酱饼干都不顾上了,直接飞扑到迟小厉怀中,明明眼中带着一丝兴奋,可从怀中拔出的脸上,却是一副怒气满满的表情。

“你这笨蛋之前去哪里了!大家伙都聚在一起好久,会议都马上结束了,为什么现在才出现,是不是又去哪里偷懒?”

迟小厉只是轻轻笑着,伸手将半推半就的芙蕾雅拉到身前,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抱歉……之前遇到了一些事,刚刚才处理完。”

“嗯?”

一声轻咦从不远处响起。

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

纳乌拉走到门旁,盯着迟小厉的连看了半天,神情古怪道:“为什么刚刚才想起来……之前明明是我们在一起的……”

“你说与图依和迪玛利奥那一场战斗吧?”迟小厉笑道。

两人的对话虽然简单,但却很快在众人心中掀起一股狂风巨浪。

之前在一起?

皮尔、泰武穆德与奥拉海姆几人,最先理清了思路,心底同时升起一种明悟。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也只能是如此!

这样似乎一切就能解释通了!

之前他们就有所疑惑,就算纳乌拉实力再强,也应该没法轻而易举将两名绅士的联手碾压。

现在才知道,原来当时迟小厉也在现场,他们两个可都是货真价实曾经杀过神使的强者,两人联手,自然无往不利。

除此之外,精灵与黑暗精灵卫队那边也能够解释了。

仅凭这两伙人联手,就算再加上一个被神使围追堵截快要喘不过气的巨人族,也不可能会是那个掌握时间之力的神使对手。

事实是迟小厉很早就与莉莉在一起,两人在处理完遗留者的问题后,共同前往了巨人山脉,这才将在那里兴风作浪的约瑟夫杀掉。

随着迟小厉的出现,一众之前看似异常、却没人察觉到问题的诡异之处,慢慢浮出水面。

在理解了一些之前无法解释的疑问同时,另一个新的问题,渐渐占据所有人心头——

现在回想起来,那么多显而易见的“异常”,为什么之前都没人发现?

而又为什么在迟小厉出现后,这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嗯……这件事说来话长。”

迟小厉轻轻将怀中的芙蕾雅推开,缓缓走到墙边,在纳乌拉之前做过的那张椅子上坐下,拿起一颗晶莹剔透、样式有些古怪的“葡萄”,在袖子上仔细擦了擦,边啃边说道:

“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拜皮尔之前聊的那位第二神使所赐……唔,这是什么果子?味道不错,好像还有清毒活血的功效……”

没有人回答。

整个会议室中,只剩迟小厉咀嚼的声音。

大家的目光部落在这个看上去有些过于年轻的魔法师身上,焦急地等待着后续,仅仅几秒钟就像是几个祈时那么漫长。

“唔……当时纳乌拉先赶到地窟,与图依和迪玛利奥交手,我慢了一步,不过时机也算恰到好处……总之结果就是那两个家伙被我们狂扁。

当时图依自知赢不了,便想着玉石俱焚,跟我同归于尽……我当然不会犯这种蠢,所以提前做了准备,结果没想到还有黄雀在背后等着……”

纳乌拉眯起眼睛,坐到迟小厉对面,拧紧眉头道:“当时真有第三者在场?为什么我毫无察觉?”

“我也没有察觉,还是在‘死掉’以后,才发现了蛛丝马迹。”

迟小厉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压了压手,示意纳乌拉不要心急:“听我接着讲下去,后面才是真的精彩。

对方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正好是图依以命搏命、我必须稍微集中注意应付的关键时刻。

不过直到今天为止,我依旧不知道当时自己为什么会‘死’,总之就是在图依攻击落下之前,我的‘存在’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根据后来的追查,我判断这应该是对方的能力,直到听完皮尔的讲述,我才确认当时自己是受到了所谓的‘命运’的攻击。

对方应该是直接将我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痕迹抹除,所以你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忘掉了所有关于我的事情,即便有些事情拼接起来极为勉强,甚至存在许多矛盾之处,也因为第二位的能力,强行扭曲成‘常理’,让你们无法生出质疑的念头。”

纳乌拉眉头微微松开,接着又再次拧紧,手指轻轻在桌子上点了几下,才问道:“这倒是能够解释之前的许多问题……不过对方真有那么强?能够在你我都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做到硬生生将你的存在抹除?”

“这点无从考证,我没法给出确切的评估。”迟小厉耸耸肩。

“你刚刚说的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加上这段时间‘消失’,难道不是去追杀那个神使?”纳乌拉有些不解。

“算不上追杀,说起来实在有些难为情……”

迟小厉张开双手,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甚至连对方的影子都没见到,似乎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的手,总是能让我在找到线索时,阴差阳错的与对方失之交臂……唔,或许这也与对方的能力有关,前提是他真的能够操控命运。”

“听皮尔和你的描述,做到这一点,对这个第二位来说似乎不难。”纳乌拉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皮尔忍不住站起来,问道:“小厉,现在的重点,难道不是应该说说,你究竟怎么躲过对方这种致命攻击的吗?”

眼看两人都快聊到什么时候再去追查一次对方,皮尔赶紧将话题扯会所有人都能参与讨论的范畴。

结果没想到纳乌拉竟然摆了摆手:“这混蛋的手段你又不是不了解,如果他用的方法可以普及,刚才早就说了,既然没有主动聊起,就证明这种方法只适用于他一个人。”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果然了解我。”迟小厉点点头,冲皮尔笑道:“是跟我的一些提前布置有关,别说没法普及,就算下一次对方故技重施,也未必能够再起到同样的效果了。”

桌子另一侧,纳乌拉眼中倏而闪过一道光,有意无意的看了迟小厉侧脸一眼,接着便将视线移到其他地方。

“既然你现在回来,是不是已经找到对付对方的办法了?”皮尔脸上怀着一丝期待。

能够操纵命运的敌人,甚至比掌握时间力量的约瑟夫更难对付。

就像迟小厉之前所说,如果对方想,己方甚至永远碰不到他,更遑谈执行有针对性的行动。

而且就连迟小厉这种同层级的至圣强者,在事前都毫无察觉,直接中了招。

换做是他们其他人,恐怕就会真的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你想的太乐观了。”

迟小厉叹了口气,“我已经说了,顺藤摸瓜追了这么久,我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碰到,更不可能找到他的什么弱点。”

此话一出,顿时让许多心怀期许的人感到失望。

“不过——”迟小厉话锋一转,脸上浮现出一如既往的轻佻笑容:“有一点我能够确定,之前那次动手,对方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毕竟是想让我这种顶级强者‘消失’,难度远远高出将其他人作为目标。

事实上他也确实差一点就成功,如果不是我手段多,现在‘迟小厉’这个人真的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

好在我活了下来,而他的实力因此受到了一定损失,加上奥贝罗所讲的多半是真的,第二位刚刚从沉睡中苏醒,本来就没恢复到巅峰,又一下子耗费这么多力量,现在应该进入虚弱状态,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对我们出手。”

“这应该只是你的猜测吧?”纳乌拉闷声问了一句。

“算是根据一些线索得到的推论,可能性很高。”迟小厉撩了撩头发,一脸臭屁的笑道:“好歹我也是高高手,以我作为目标,清除所有与我有关的‘命运’,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太好了!”

皮尔忍不住拍了一下手,虽然恼火于迟小厉这种故意吊人胃口的说话方式,不过最终结果是好的,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

试想一下,一个随时能够让人完美“消失”的神使,无时无刻可能都在你身边看不到的地方虎视眈眈,就算不出手,对于整个讨伐队都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很容易会让队员们的心境发生变化。

一旦士气受损,将会对未来的行动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

现在差不多能确定对方的状态,会让与会成员松一口气,同时也能有更多转圜的余地。

“关于对方的能力,我也有许多不解的地方,之前还有些苦恼,万一出现在你们面前,没人记得我怎么办,结果没想到事情出人预料的简单,也不用我多费口舌了。”

迟小厉伸了一个懒腰,神情颇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说起来这种能力就好像‘障眼法’,当那层纸没捅破之前,所有人都无法察觉,可作为目标的我重新出现以后,先前消失的‘命运’也部回来了,这点或许可以作为以后的某种应对策略。”

迟小厉说话的同时,皮尔已经与泰武穆德和奥拉海姆小声议论了很久。

直到他没有什么补充,皮尔才从座位上站起,敲了下桌子,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自己身上,说道:“按照小厉所说,接下来一段时间,是我们行动的黄金时期,之前拟定的计划,可以再加快一些。

而且有了小厉回归,随着空间通道稳定,我们也不用再碰运气般前往下一个空间,能够有选择的进行针对,最好能直接找到那些神使的藏身之处,趁着他们受伤,要他们的命!”

“行了,这些事我不感兴趣,这混蛋肯定也不感兴趣,你们自己讨论。”

纳乌拉突然站起来,拍了一下迟小厉肩膀:“走。”

“干嘛?”迟小厉赖在座位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铁拳’的伤,还有多拉贡的伤,这里的圣疗师搞不定。”纳乌拉上下打量了几眼,语气似乎有些不爽。

“对了!刘老的伤……”

经这么一提,才有人想起之前令所有人都头痛的大问题。

而随着迟小厉回归,这个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在所有人心中,似乎就没有任何伤病能够难倒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魔法师。

他们总是有种近乎盲目的信心,只要人不死,哪怕下一秒就会咽气,迟小厉也能给救回来。

“哦……好吧。”迟小厉这次没再多说什么,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坐在中位的老人走去。

刘传宏和椅子一同侧过身,明明康复在望,表情却仍是之前那般淡定从容,只是在迎上迟小厉注视时,才微微一笑。

“有劳了。”

“小事,让我看看——”

在老人身上随意按了几下,迟小厉马上撅了撅嘴,沉思几秒,随即将双手搭在老人腿上。

不多时,迟小厉便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这是怎么了?”

“难道……连迟大人都治不好?”

一声声疑问惊起。

“已经好了。”

迟小厉头也不回的答道。

话还未落,刘传宏便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轻而易举站了起来,身上各处都传来“噼里啪啦”的骨骼声响。

“舒坦多了……多谢。”

老人抱拳,冲迟小厉的背影微微一躬,以表谢意。

“多拉贡在哪儿?快点,时间就是生命。”

“我带你去。”

纳乌拉三两步跟上去,却没想到迟小厉在中途突然停下,转头看向旁边似乎刚刚和芙蕾雅交流的杰诺尔。

发现两人靠近,杰诺尔迅速绷直身体,脸上浮现出发自内心的敬意。

望着自己这个越发出彩的弟子,迟小厉难掩笑意,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最近身体有什么异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