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研究院app官网版下载

含羞草研究院app官网版下载

【先更,改完不会有这行字,重复下载不会重复扣费,抱歉,新写的东西,也可以看看】

宁次的动作并不快,大筒木内丰和舍人都有足够的时间阻止,可是他们都没动。

大筒木内丰想看看隼人和宁次面对挑衅时的处置方式,由此判断他们的品性。只是……是不是有点太干脆利落了?

一贯比较面团的宗家族长,很不习惯。

但是没有不舒服,这种内心有点小爽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被打的是大筒木史勇这个贱

人?

同时,大筒木内丰也注意到了金色的手掌:这就是转生眼的力量?

在分家当中,大筒木史勇的实力只是中游,真正的强者怎会甘心做一个傀儡,毫无尊严可言。但是大筒木内丰自问做不到一击击败他。

大筒木舍人睁开眼睛,露出黑洞洞的眼眶,他微笑着问大筒木内丰:“族长大人,就算史勇大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但是放任地面人的人攻击我族的高层,这说出去不好吧……”

可怜大筒木史勇就这么被人无情地利用了。

呵呵~挑拨离间。

隼人“嗤”地笑出声音:“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攻击那个谁谁了?”

眉眼弯弯甜笑美眉表情可爱清新写真

大筒木舍人一滞,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宁次差点捂脸,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还是个残疾人……其实不能怪隼人损。在木叶,有那么多在战场致残的忍者,隼人有瞎说过什么,敢说什么吗?这些人是英雄,他们的血是为了木叶而流的,所有在木叶成长的人都应当心怀感激。

但是大筒木舍人不一样,你眼瞎不代表你就可以心黑!

一个人想要赢得别人的尊重,他首先要值得尊重。

听了隼人的话,大筒木内丰皱眉,而舍人脸色阴沉。

“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脑回路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看待宗家对你们的容忍,或许是懦弱什么的。但是如你所知,地面上的人解决分歧的方法很简单,通常以一方的覆灭告终,粗暴却很有效果。”隼人冷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我知道你们分家的理念,什么六道仙人创造的世界失败了,需要毁灭然后重生。特么……关你屁事。现在,是你们,在挑起纷争,既然敢这么做,就别指望别人还惯着你们。想要毁灭别人,就要做好被别人毁灭的心理准备。”

大筒木宗家不想和分家发生战争,是因为大筒木分家不像日向分家那样,被笼中鸟控制,他们的实力和宗家差不多,宗家想要胜利,比如要动用宝具转生眼。一旦这么做,封印松动,辉夜脱困的速度就更快了。

但隼人不一样,他曾经有机会阻止辉夜的复活,但他没有这么做。

他有信心打败辉夜,就算无法杀死,至少可以再次封印。

所以,大筒木内丰的“大局为重”在他这里没有市场。

最主要的是隼人不喜欢大筒木分家的理念。

地面的人互相厮杀肯定是不对的,但是你们一群月球人莫名奇妙地冒出来,说这是不对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要灭了你们。

特么有病吧。

隼人就这么站着,身上的气势渐渐高涨,肆无忌惮。似乎下一刻,如果大筒木舍人说错话,一言不合立刻动手。

大筒木舍人是个天生的瞎子,所以他的其他方面的感知更加灵敏,隼人如山岳如深渊的查克拉,让他心头狂跳,似乎就要突破胸腔跳出来。

“这就是力量!”大筒木舍人意识到一个事实,那就是他需要力量,他需要转生眼。

没有力量的信念,连一阵微风都不如。

是如此的卑微。

“抱歉。”大筒木舍人低下了头,“是我失礼了,还望见谅。”

能屈能伸?

这对隼人,大筒木宗家来说,都不是好事。

“你就从来没想过吗,如果凭实力,你确定能当上分家的首领?”隼人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大筒木舍人是天才没错,但是他天生就是个瞎子,在以瞳术为基点的宗族里,受到排挤好像更符合常理。可是其他人是真的对他真心实意的臣服,这一点大筒木舍人能感觉得到,难道因为他死去的双亲是上一任分家首领的缘故。

这种理由,大筒木舍人自己都不信,只是隼人问之前,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从内心深处觉得理所当然。

他愣住了。

真正的理由,隼人知道,在大筒木舍人的身体里,有着数量最多的辉夜的查克拉,对于其他拥有辉夜查克拉的人有着天然压制力。

一个天生的盲人,世界观只能由别人来灌输,这就是选中他的理由。对于辉夜来说,再没有比大筒木舍人更好的洗

脑材料。

所以,他一个天生的盲人,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地

球人有着这么大的仇恨值。

好一会儿,大筒木舍人回过神来:“原本是有话要说的,但现在看来,似乎已经没有必要了。那么……请容许我先行告退。”

大筒木舍人离开。

“看来事情并不会按照我所希望的进行。”大筒木内丰叹气,眼神黯淡。

……

隼人和宁次在圭介的带领下,游览了月球的风光。

月球的景象其实一般,对于游历过忍界的隼人来说没有吸引力。倒是宁次兴高采烈的的捡了几块天外陨石。

然后就是告别的时间了。

在时之间,隼人郑重地对圭介说道:“大筒木辉夜的复活已经无法阻挡,你们完全可以好好使用宝具写轮眼,趁机削弱分家的实力。你们对分家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有时候,人就是靠残忍才能活下去……哪怕是为了玲奈……”

这一次,隼人没有再让双胞胎兄弟使用时空忍术。

圭介目瞪口呆地看着隼人和宁次消失在空气中,他戳了戳弟弟:“我是不是看错了,隼人好像会时空忍术啊。”

弘介道:“除非我也看错了,否则你就没看错。但隼人的副作用怎么这么大呢?”

“谁知道呢?”圭介喃喃道。

隼人如果知道他们的想法,他就只想说:“你们误会了好吗,我时空忍术用得贼溜。”

“回去吧。”圭介对弟弟说道,然后想到隼人的话,心情沉重起来。

或许应该再次尝试说服父亲,长痛不如短痛,至少不要等到两军对垒,那个时候就只能像地球的人一样厮杀了。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