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视频app入口

麻豆视频app入口

四点半,四辆车开到九纯儿童福利。院长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对杨老板表示了热烈欢迎和感谢,毕竟带来了一面包车的东西。杨程义要说明,那些东西都是赵兴夫夫妇的心意。介绍之中,杨程义也没搬出什么钢琴教授的名号来,只让人感觉浦海来的夫妇是他的贵客。

先喝茶,赵兴夫两口子又认识了什么儿童部主任、教师、护工,像开会一样,意图也很明显,要给这两口子介绍一下孩子们的情况,肯定谁都想收养健康聪明可爱的宝宝啊。

工作人员肯定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其他人就难免沉重,可能是感受到了命运的不公生命的无常,有些很聪明的宝宝天生残疾,有些很可爱的小孩生下来没多久就失去父母。

可能是感觉有点像谈生意选货一样,嫂子有点受不了:“别说了,别说了……”

院方人员也是理解的,把比昨晚更详细的资料给夫妻俩自己看,衷心祝愿他们能遇到有缘分的孩子,会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旁人也帮忙看看,但是不说话。都比较关注小女孩一一,是前年的二月十号也就是腊月二十三的晚上,被人包在襁褓中放在纸箱里放在福利院的大门口的。有现场照片,宝宝被大人的旧棉衣保护得很好,还有应该是出自亲生父母疑似血书的信件:

情非得巳,望好心人给宝宝完幸福之家,好人一生平安。生日冬月十一,五斤四两。对不起!

看客人都拿那份资料看,一一的负责老师就跟萧舒夏说一下,是那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福利院周围的居民有不少人听见了摩托车的声音。

孩子很可爱,其实之前也有人中意,但因为是被送过来的,就会担心亲生父母会再来找。而且这孩子很认生,只亲近老师,别人一抱就大哭,不像有些孩子,有人来就会叫爸爸妈妈……当然了,感情是肯定可以培养的,才两岁,长大后也不会记得现在的事。

孩子很健康,而且聪明,对爸爸妈妈的模糊理解好像是看电视自己学会的,所以才不肯随便叫吧。

赵兴夫两口子不表现什么意愿,嫂子似乎都不太敢听……

整顿了一下情绪后就去看孩子,杨景行把自己提着的两大袋子小玩具和零食给夫妻俩。

等爱的丰腴美女子

福利院条件还是不错,新修没几年,有点像个学校。还有几个十来岁的孩子,属于调皮捣蛋的年龄,不过看见老师和客人后就立刻规矩了,眼神和常见的孩子有点不一样。

说了为了节约经费,周岁以上三岁以下的孩子都在一个大教室内取暖,条件也还行,跟幼儿园差不多。十几个小孩子,女人们不太敢看了,因为残障的是多数,还有白化病的。

院长和老师招呼孩子们集合,有叔叔阿姨来看你们了。大点的孩子们都比较纪律性的,小一些就还要抱或者拉。

赵兴夫要打起精神拿出态度:“小朋友们好……小礼物谁想要啊?”..

性格是天生的吧,有些孩子很积极,有些就明显拘谨。礼物很多,完够,两口子挨着发,多发点。果然有两三岁的孩子就会主动谢谢爸爸妈妈了,弄得大人无所适从。

穿着可爱的小红羽绒服的一一扎了两个小辫,脸蛋圆圆眼睛大大,可能还是环境原因,皮肤状态不是很好。小家伙有点躲人的趋势,可能是发现自己成了焦点还在被指点议论。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赵兴夫两口子最后才一起到了一一跟前,赵兴夫套近乎:“小玩具哦,喜不喜欢?你是不是叫一一?”

看起来那么小巧怜人的一一对客人却有点冷漠,想朝老师靠近。

老师挺严厉的:“一一,礼貌!”

嫂子手里拿着零食,但弯不下腰递不出手的样子,似乎都不敢仔细看小孩。

赵兴夫努力更温柔地对一一:“拿着好不好?可以和小朋友一起玩……糖糖,喜欢吃吗?”

一一还是抗拒不想理人,不过老师的话要听,最终还是伸出有点黑黑的小手拿了东西,虽然不想玩也不想吃。

嫂子也鼓起勇气了,蹲下后伸手:“一一……抱抱好不好?”之前有孩子主动要抱抱的。

小家伙把右手中的零食小包放进衣兜,然后摆手,脸上是属于她的严肃吧。

周围有的是热情的小家伙,被客人把一包玩具塞到手里后,那个白化病小孩高兴极了,可是只有几秒钟,东西就被老师收缴了,也算是体验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过了一会后,眼看是很难取得进展,杨景行提议:“可不可以让大人小孩单独好好聊聊?老师陪一下,让小孩别怕。”

萧舒夏怪杨景行多嘴的,但是赵兴夫好像觉得杨景行的建议好……

老师带着小孩和两口子找房间单独聊了,其他人等着。院长好像还不知足,言语之间似乎还希望杨老板以后能继续多关怀这些可怜的小孩子。

工作人员把捐赠清物品单列出来了,让捐赠人签字确认。杨程义不肯签,那就杨景行帮赵兴夫代签吧。看来说把一家母婴店搬空了也不是多吹牛,衣服就有四十套,鞋子四十双,被子二十套……没辱没杨老板的名声。

萧舒夏则跟福利院的人信誓旦旦,要是真能跟着这两口子走了,肯定是上辈子做好事了……

起码等了一个小时,都快六点半了,其他孩子的晚饭都吃完了——还是吃得饱穿得暖的,赵兴夫他们才从房间里出来,孩子还是老师抱着的,孩子也抱着老师,很粘人的样子。

赵兴夫并不在意让外面一群人等了那么久,对大家咧嘴一笑像是哭:“说好了……一一,是不是?”

被老师催了一下后,小家伙从怀里抬头,明显大哭过的,好委屈的,不过还是坚强地点点头。

即将当妈妈的人跟在老师后面,有点谨小慎微的看着未来的女儿,已经有怜爱的成分,好像也哭过。

赶快吃饭去,不能饿着孩子啊,福利院有关系的人都一起去,尤其是负责老师,现在不可能马上松得开手。

杨景行开赵兴夫的车,嫂子陪抱着老师的孩子坐后面,赵兴夫坐副驾驶,但是一上车就脖子朝后转了根本不回过来。

赵兴夫有点恶心:“一一,你喜欢坐车车吗……回浦海后,我们把车里放满玩具娃娃好不好?”

小家伙估计也不是什么都懂,有点茫然但是略有表态的样子。

嫂子说:“给你买好多好多芭比娃娃,好多好吃的!”

到底是小家伙,都点头了。

老师见机行事想撒手:“让妈妈抱抱!”

两边的手根本还没碰到,那响亮的哭声开始了,很是夸张,很有力气。

嫂子几乎吓得蜷缩到一边:“不抱,不抱……”

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各种劝怎么哄都没用,然后老师就动用严厉方法……赵兴夫还心疼呢,不准别人吼小孩。

还是在吕书兰的馆子吃饭,都准备好了。可能是怕刺激到客人,吕书兰把自己的龙凤胎给藏什么地方去了,不过杨景行这当舅舅的也没带礼物。

杨景行抓紧时间问赵兴夫:“我给教授打个电话?”

赵兴夫点头准许。

跑到一边,杨景行是喜庆的:“教授,您有孙女儿了。”

李迎珍很冷淡:“那么简单。”

杨景行说:“明天去办手续,不麻烦,有熟人。”

李迎珍长叹气,不说话。

杨景行说:“我估计家里没什么准备,明天下午就到家了,牛奶、被褥、小衣服这些……”

李迎珍说:“叫他们小心开车,又在下雪。”

杨景行说:“您放心,有司机……我初五去给您拜年。”

李迎珍这老顽固:“还过什么年……”

饭桌上,赵兴夫两口子哪有心思吃什么,服侍不到也要看着小家伙吃。绝对焦点一一也确实饿了,还让人惊喜地自己动手,勺子用得很好。但是大家不能太多关注太多夸赞,一一似乎反感。

负责老师挺感慨的,相信小家伙以后会很幸福,浦海来的到底不一样,居然真的那么耐心地跟一个两岁小孩沟通……有些人啊,才不管小孩子哭死哭活呢。

杨景行尝试跟一一讲话:“叔叔家里有个特别特别好玩的大玩具……”差点把小家伙吓哭了,很伤自尊。

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吃完饭之后,当意识到几个熟人都要离自己而去,一一开始拼了命地哭。

老师也没耐心了,教育赵兴夫:“你不能怕啊,都有这个过程,过两天就好!”

赵兴夫尽量小心地抱过死命挣扎的一一,他老婆在旁边手足无措。

杨景行负责发红包给福利院的,四个人都有,谢谢他们一直以来对一一的关心照顾,倒说得一一的老师也伤感起来,也有很多叮嘱呢。

望着福利院车子离去的方向,一一边哭边挣扎,力气之大毅力之强态度之坚决,真的有点吓人。

得赶快想办法转移注意力啊,九纯这时候没什么游乐场了,酒店也没儿童娱乐项目……先回家吧,不是喜欢坐车吗,回去还可以看电视啊。

赵兴夫两口子根本没闲心推辞吕书兰送给小孩子的见面大红包。

到杨家,一一都哭抽抽了,没多大力气挣扎了,可是态度依然在。赶快上楼,杨景行房里多多少少有点玩的。

一群人忙活,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上阵,不但没啥效果,反而有些惊吓小孩,喜洋洋懒洋洋也救不了火。萧舒夏都想着去找个小哥哥小姐姐来解燃眉之急了。

最后,赵兴夫把一一抱在杨景行的大玩具前面坐下,硬抓着小家伙的手,顺着哭声的大小和节奏去按琴键……咦,按了几下后,好像有了点效果。

慢慢的,一一对大玩具越来越有兴趣了……所以说有时候结论不要下得太早,赵兴夫小时候的打其实没白挨,不然他此时此刻也不会跟着杨景行的唱名把喜洋洋给弹出来了,甚至让一一开始主动看他。

嫂子也连忙往钢琴边上挤,思维敏捷:“奶奶会喜欢你……”

可惜好景不长,大玩具的魅力只能持续半个小时,还好杨景行把小号和二胡、笛子也带回来了的,家里还有一把烂吉他,一样样上去堵抢眼。

三个人忙到近十二点,竭尽力让一一在这两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只有一小半时间在哭。最后,小家伙终于体力不支,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了。

确定真的合眼了,三个人深刻体会了什么叫如释重负,但是嫂子根本舍不得放,压低声音控诉:“她还在抽噎!”特别心疼自责。

赵兴夫看着老婆和女儿,静坐了一会,才想起来很多事……

杨程义说了,什么都不重要,什么事也不要计较了,明天一家三口想多早回浦海自己也不留,并且叮嘱杨景行以后一定要还好好心疼一一。

杨景行已经表现出爱心,给小家伙准备各种各样的东西……

腊月二十七早上七点,一一的哭声刚响起几秒钟,赵兴夫打开了房门,杨景行居然等在外面的:“奶瓶给我!”

嫂子以为自己这是坐月子呢,居然坐在床上抱着小家伙等牛奶来……

艰难的早餐之后,一一哭得没昨天那么厉害了,愿意跟大人说话了,要老师,要什么哥哥,还有姐姐,还有弟弟妹妹……艰难抉择后,长痛不如短痛,还是不送一一回福利院看看了。

本来以杨大老板的能量,赵兴夫是不用亲自去民政局的,但是他可能认为这是个仪式性的,坚定要亲自到场。赵兴夫也非常理解杨程义不能陪着去了,昨天也见识过当老板的电话有多忙。

杨景行陪一家三口去办手续,福利院的小孩平时可能也没机会出来玩,这白天上了街,年前的九纯也很热闹,算得上琳琅满目,一一就忘记哭了。这是好消息,等回大浦海,够她逛的。

两口子就是抱着一一纯用走的,杨景行想帮帮忙都没机会。

结果是午饭后才出发,一一吃饭的时候虽然哭了一下,但是情况比昨天好多了。

杨程义没能赶回家,萧舒夏和杨景行送别,赵兴夫没有拒绝司机,也没抗拒萧舒夏给小孩的压岁钱。可怜杨景行的大师监制紫竹笛,也被一一拿着当小木棍敲着玩去了。

目送车子远去,萧舒夏很感慨挺满足,不曾想到了年关还办成这么大件事……杨景行以后结婚,可千万不能省了婚前体检。

不过儿子居然说陪自己去逛街,而不是急着去找狐朋狗友或者刘苗夏雪,萧舒夏又很欣慰了。

晚饭时间,赵兴夫一家三口到浦海了,有好消息,一一挺喜欢浦海的,路上也没怎么哭。

杨景行给安馨打了个电话,让她把好消息告诉孔晨荷和喻昕婷。安馨也惊喜,但是不知道怎么办,该不该给教授道喜呢?杨景行觉得还需要时间。

夜里,朋友们相约宵夜,还是杜玲主动要求杨景行把刘苗夏雪也带出来,都是大学生了,感觉能聊到一块去了。虽然以前的一些低俗玩笑也在继续,但更像是回味,更多的话题则成了学业或者将来。

大家已经不刻意求醉,也不太享受在半夜无人的街道上放浪形骸的惬意,早点回家各找各妈吧,过年了。

和以前相比,杨景行简直反过来了,大部分时间在家,不是在搞什么创作就是陪家人,萧舒夏是喜忧掺半,甚至建议儿子去找刘苗夏雪玩玩也好。

杨景行找了的,腊月二十九这天和两个姑娘去逛了三四个小时呢。

除夕这天,杨景行有点向父亲看齐了,短信和电话从早上开始几乎没中断过。不过杨景行现在也该体会到了,大都是些过场,没有多少真情实意。

杨程义这算是抢了儿子的人际关系吗?又收到了詹华雨的短信。除了新春祝词,詹华雨还在短信中另:景行在浦海你们不用担忧,他自觉自省自立自强。

萧舒夏是得意又气愤……

三零六的女生们好像把顾问的话当真了,就王蕊和高翩翩两个人给杨景行发了短信。不过严光永倒是真客气,给杨景行的短信不是那些复制的套话,还谢谢他对邵芳洁的关照。

老师同学的短信倒是很多,而且那个宫商羽居然还记得问候杨老师。

晚上一大家人一起看晚会,佟蕾成功上场了,还是十点前。伴舞的有四五十号人,十分奢华。这电视台虽然是个侵权大流氓,好歹还是在字幕上加了编曲一栏,四零二。

萧舒夏一点不掩饰地手舞足蹈,告诉亲人们这编曲可不一定比作曲差呢……杨云明年就上大学了,要么交大要么复旦,可以去堂哥家洗衣服什么的。杨程义有面子挺高兴,老婆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作曲人跟着就打电话来了,杨景行直接挂断之后去给李迎珍问安:“教授,您准备压岁钱没?”

李迎珍说:“昕婷刚刚打电话过来。”

杨景行知道:“她今天可以休息啊,说怎么过年没?”

李迎珍没好气地有点心疼:“一个人怎么过?就一个人过!”

杨景行就问:“一一今天乖不乖?好好吃饭没?”

李迎珍简直小孩脾气:“问你嫂子。”

杨景行就是要问:“叫爸爸妈妈没?”

李迎珍说:“没听见……”

挂了李迎珍的电话,杨景行又要看好多短信,都懒得回了,不过三零六又来一条,何沛媛的:上春晚了哦,恭喜恭喜,大吉大利。

杨景行回复:也祝你事事顺心。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杨景行得一惊,陶萌的短信:祝尚浦高中部零三三班所有同学春节快乐,牛年牛牛牛。陶萌。

杨景行真无聊,回复:体同学祝班长犇犇犇。

陶萌多半是群发短信的时候忘记排除掉杨景行了,再没信息过来。